•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戀老小說

隔壁胡叔

時間:2019-05-25 19:28:10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51353   評論:0
  和胡開始了我們之間的秘密情事,那天晚餐吃飽飯后我就跟進了浴室,胡我幫您洗澡,我退去了身子的衣物,摟著胡叔,退去了他身子上的衣服拿了條毛巾為胡叔抹身子,胡叔坐在浴池邊讓我幫他擦拭著身子擦到他下體時我握起了肉棒,將包皮退到底部,輕輕的擦拭,邊帶玩弄的把它>硬了,在胡叔身子抹滿了肥皂,特別賣力的套弄著,胡叔抱起我坐進了浴池,我親了他的上額,胡叔我好喜歡您喔,你的身子好俊身材好棒喔,你的肉棒好大喔,又好粗,比我父親的還大一點,胡叔親了我,笑著說你以后也會長大喔,說真的對「性」不很了解的我,還是迷迷糊糊的,胡叔親著我的嘴,舌頭在我嘴里繞動著,那感覺好舒服,我含著他舌頭一陣吸吻,胡叔看到我未發毛的陽具也豎的挺挺的一口就套入口中,一陣酥麻的感覺,好一陣子我微微的抖了一下,好像有股東吸要沖出下體的感覺,肉棒一陣抖動,過會兒就軟了下來,感覺好舒適,胡叔說等我發毛時也會有精液,我說跟您昨天射在我口中一樣的奶水一樣嗎,胡叔一陣笑說是啊,在浴室玩了一陣,胡叔沒在射精,就要我去看書了,胡叔穿好衣服,沒有多說什么就到客廳看電視了,因為白天功課也坐的差不多了,所以不到8點我就到客廳去了,胡叔喝著茶看著電視,我卻不讓他閑著,對性陌生的問題一股腦的全搬出來,胡叔說長大結婚就自然會了,還說不能讓阿姨知道我們的事,說阿姨很快就會回來了,我說阿姨回來我也要住這里,他說睡胡大哥房間,我賴著不肯,他說阿姨每天和他做愛我不能一起睡,我說那我在一邊看,胡叔說只要在門外不要出聲就好,我答應了,知道阿姨快回來,我也不讓胡叔看電視了,硬拉著胡叔進房間,脫下他的褲子,衣服也一道脫掉,胡叔就躺在床上任我玩弄,我調皮的吸著他的奶頭,輕輕的咬著,他的奶頭很快就挺立了,他笑著說小鬼弄得胡叔好舒服,我說吸奶也會舒服喔,他一邊已經套著大肉棒套的火熱,我一口含住大大的**,一手玩著卵蛋,又一邊捏著奶頭,胡叔雙手按著我的頭,肉棒幾次頂到喉嚨,他聲聲喘息,好好舒服,我含**牙齒輕輕的咬著**,胡叔挺著腰邊迎合著,我更賣力的套著抽動,玩了一個多鐘頭,胡叔起了身,見我硬值得肉棒,國小6年級時我的肉棒也有14.5公分,他說讓我玩玩別的,從抽屜拿ky,涂上了我的肉棒,又抹了一些在他屁眼,跪在床上翹起了屁股,示意我插他屁眼,我說那不好很臭ㄝ,他笑著說不會啊,我慢慢的將陽具插進去,緊緊的比胡叔吸著時感覺舒服,慢慢的抽動,胡叔一邊迎合,快,快,用力,云快你干的胡叔好舒服,我摟著胡叔的腰一邊握著他的大肉棒劇烈的套弄著,沒多久我就又軟了,那感覺好暢快,胡叔用手按著屁眼底部我又含著他得**,玩了一個多鐘頭,他的一陣嘶吼,肉棒微抖的同時他按緊了屁眼前的根部,急速的喘氣,達到了最高潮,但不同的是這次沒有射精,我好奇的問胡叔怎沒有精液,他說一個星期射一次比較不傷身,也教我如何不讓精液射出的技巧,我吻著他,一起進了浴室,洗洗身子,回房時我問胡叔,為何要干他屁屁,他說男人只有屁屁可以插,我說屁屁那么小插進去不會痛啊,他說開始會,再來就很舒服了,我說我也要,胡叔何時跟我玩,他說等我長大后,我說我已經長大了,他說當兵回來在說,我鬧著說等我也長須須就長大了,他拗不過我說好好,笑著摟起我說睡吧,我抱著他也有點累,很快就入夢了。就這樣我和胡叔玩了6.7天,阿姨回來時我們又恢復昔日的生活。

  隔壁的胡叔(五)現場激戰

  暑假很快的接近尾聲,哥讀五專休假比較久,阿姨回來后我還是繼續睡胡大哥的房間,好想胡叔,但是又不能在阿姨面前和那些日子一樣,想想就要般回家了,我就跟胡叔說我想看,不要關門喔,胡叔知道我的意思,那個夜里房間門沒關只是放下門簾,我在客廳熄燈后就又走回客廳房間房門口,在門簾的空隙中觀看胡叔的房事,胡叔在床上吻著阿姨,一手探進了阿姨的褲內,兩老的一陣愛撫后起了身,退去了睡衣褲,胡叔下了床阿姨張開大腿,濃密得陰毛隱隱蓋著阿姨的陰穴,胡叔兩手撥開了穴口,伸出了舌頭舔起了陰唇,胡叔的肉棒早在下床退去衣褲時就挺的高高的,當胡叔再起身時握著肉棒對著穴口緩緩的插進,胡叔壓在阿姨身子扭動著屁股,緩緩的抽動,阿姨把腿跨在胡叔身子,胡叔側著身緩緩的繼續抽動,卵蛋掛在一邊搖蕩著,而那天我干的的胡叔屁眼整個露了出來,看著那根我的最愛,越來越快速的在抽動,阿姨響應的更緊密了,時間就這樣沖沖的流逝,胡叔再次起身,阿姨也跟著起身,胡叔扶著窗邊的化妝臺,翹起的肉棒已經濕淋淋的,阿姨懶洋洋的伏在窗邊,胡叔直導穴底又一陣猛烈的攻勢,阿姨有點腿軟的呻吟起來,胡叔像頭猛獸般的抱起阿姨的腰再一波攻擊,波波聲音肉體撞擊聲時起彼落,阿姨又次的泄了,胡叔抽出肉棒對著鮮紅的陰唇飲著留出的精液,好淫浪的呻吟著,此刻胡叔起了身,在抽屜取出了ky,用手指涂抹在阿姨的屁眼,又在火熱的陽具涂上一層潤滑液,再一次的開始干著阿姨,再一陣抽動中,胡叔又次按著根底,加快了抽動的速度,又一陣熟悉的喘息,胡叔低下身又次的舔著陰唇,我也起身回房了,胡叔在床上休息了片刻,只見阿姨走進浴室我等著他離開,開了房里的電燈,天快亮時,胡叔也進了浴室,我悄悄的跟了進去,關上浴室門,幫胡叔洗著下體,他笑著說看了心動嗎,我用力戳了胡叔一下,等我長大我也要,胡叔也累了,我回床上前又淘氣的吸了幾分鐘那無力的肉棒,悄悄的回房,胡叔走出浴室走進我床邊我深深的吻了他一會,他回房去我也睡了,直到父親和胡叔出門我才回家。

  隔壁胡叔(六)

  學校開學了,一如往常的每天我都在胡叔家過夜,直到放學回家,吃飽飯后就到胡叔家報到,學校的課業我一直都保有不錯的成績,自從那一夜看胡叔和阿姨激戰后,除了夜半胡叔會到房里親親我外,和胡叔很久沒有接觸,直到月考過后,我的下體開始有點變化了,好興奮,我偷偷的告訴胡叔,要他陪我,胡叔說等他休假,我答應了,國一的生活有點松散,課業還不是很重,好不容易讓我等到了,胡叔放假那天星期六,下完課回家時胡叔家客廳空空的,我進了書房放下書包患好便服正要出門時,胡叔穿條底褲走了出來,偷偷告訴我晚上陪我,我點了頭胡叔又進房里,晚餐后胡叔和阿姨直接又進房里了,除了房里燈光和我書房開著燈,整個房里都熄燈,時間過的好慢好慢,直到夜里11.2點胡叔穿著睡衣走進我房里,我關上房門,快速的退去他的衣物,我問阿姨呢,他說睡了,胡叔一整天都在房里沒出門,他笑著說為了陪我和阿姨干了一整天,現在阿姨睡了胡叔過來陪我,我又心疼又欣慰,深深的吻著胡叔,胡叔累了嗎,要不要休息一下,我不忍的問,他說小鬼頭胡叔走了你舍得嗎,就這樣他開始吻著我,握著我剛發毛的陽具,溫柔的吸允,粗大的手掌輕捏著我的臀部,手指在我的屁眼輕輕的摩擦,弄得我酥酥麻麻的,胡叔的床上功夫很好,身子也保養的很好,再一陣撫慰后。我的肉棒已經漲紅到極點,胡叔說先干干他屁眼,我照作了,學著那夜他干阿姨的動作,緩緩抽出急速的頂入,胡叔的大雞巴再一陣抽動下漲起來了,我加快了速度,又干了片刻,胡叔開始微微的喘息,口里含糊不清的叫著我的小祖宗,快你干的叔好爽,叔愛死你了,叔好久都沒有這么舒服了。胡叔一陣又一陣的喘息,我也快到高潮,胡叔是一要我抽出肉棒,他拿條毛巾略微擦拭了我漲紅的雞巴,含住了我的肉棒,快樹的套動,叔好爽,我快要出來了,叔更用力吸更快速的抽動,一股熱流由雞巴底部沖出,叔停止動作,只有含著我的肉棒,一陣又一陣的精液由我的體內射出,胡叔并未松口的完全吞入口中,又興奮又舒服的抖動了一陣,胡叔舔干了我射出的精液,笑著捏著我的鼻子,我的小寶貝長大了,可以結婚了,叔我要,我不要別人我只要你,快,我要你進來我的身子,跟阿姨一樣,他不極不緩的起了身,將一內的ky取了出來,在我屁眼和手指涂了些,開使用手指插入我的屁眼,我說我要叔的大雞巴,他笑著說等等要不然會受傷,我說阿姨你干那么用力都沒關悉,他說小鬼別急,在手指的波弄有點酥有點麻,胡叔又深入第二根手指,緩緩的抽動,當第三根手指探入時有點疼痛,我忍著不吭聲,胡叔跪在我身后抽出了手指,再漲紅的大雞巴上圖上了ky,他說會很痛要我忍著,我好墻的說沒關悉,胡叔開始一番激烈的抽干,速度越來越快,一次又一次的頂到底部,叔陣陣的喘息加速,小祖宗我的小寶貝叔干的好爽,叔的雞巴好舒服,叔愛死你了,叔的一陣抽動后抽出了大雞巴,漲的血管都浮現出來,我含住叔的**使力的吸叔握著大雞巴快樹的抽動,叔要射了,我的小祖宗,叔按著我的頭,搖動著屁股,喔,喔,小祖宗用力吸,叔愛你,你吸的叔爽死了快,一陣嘶吼一道又一道的精液射入我口中,喔喔叔一邊微抖著身子一邊喘息,我吸干了最后一道精液,叔躺在床上,把我抱在胸前,含著我再度漲紅的肉棒,一陣又一陣的吸允,我張開腿,阿在叔的臉上,開始干著他的嘴,他用力吸著我的肉棒,我使力的抽動,不一會我喊著叔,我要射了,我爽翻了,叔整根吞入口中,等到喉嚨的那刻,我又射出了精液,叔好舒服,好爽,何時在陪我,我起了身躺在叔的被窩里,光著身子的老少,叔說云啊,叔喜歡你,也愛和你再一起,叔有阿姨,你長大也要結婚,不能老跟叔再一起,等你長大叔也老了,我愛你叔,我不要結婚我只要你,我鬧了一陣,叔說叔有阿姨不能每天和你再一起,你還小,長大你會了解,好好讀書是真的,叔過些日子就要搬到臺北去,退休再回來,你要好好讀書,好好孝順父母,說到這里我眼框都紅了,叔不要走,叔走就沒人陪我了,叔探了口氣,別孩子氣了,叔在你這年紀就結婚了,在大陸老家還有個老婆,來臺灣和幾個叔叔伯伯和你父親跟著部隊跑,結了婚退役才一起住到眷村,你喜歡叔,但叔結婚了,不能常和你再一起,有機會叔介紹個伯伯給你,我訝異的說,不要,叔得大雞巴好漂亮,比父親的大,我只喜歡叔,叔笑著說伯伯的比叔大,又英俊,也沒結婚,伯伯是叔的老情人,阿姨不再時叔都住在伯伯家,有機會再跟你說阿姨起床沒看到叔會生氣,叔說著就起身穿好衣服,臨走前我摟著叔隨著期末考的結束,寒假開始了,剛好是星期六,阿姨已經先去臺北,在家寫了一天的功課,晚上跟父親說要去胡叔家吃飯過夜,父親知道胡叔就要北上了,就任我過去,兩老都穿著短褲,伯伯看著我,問胡叔說這就是老哥的兒子啊,胡叔點了頭,因為是冬天門窗都關的緊緊的,又是吃火鍋,還是狗肉,胡叔知道我不吃狗肉所以和伯伯一起騙我說是羊肉,難怪他們都穿短褲,邊吃邊聊著,我覺得一身熱呼呼的脫下了衣服只穿條內褲,胡叔和伯伯同時的脫光了衣服,真如胡叔說的伯伯的身子高瘦瘦的的沒有肚子那跟大雞巴好誘人,還沒硬起來就有十六七公分長,兩老繼續吃著火鍋,我到是頂著褲子看傻了眼,胡叔示意要我把褲子脫了,我沒理會,飽暖思淫欲,一鍋的肉湯都吃完了,伯伯和胡叔看著電視我先收拾了客廳,在廚房清洗碗筷,胡叔和伯伯坐上沙發放著a片,我走入客廳時他們已經相互握著大雞巴在玩弄著,我調皮坐在中間,兩手握著兩老的大雞巴開始套動,伯伯的雞巴好粗好長,挺立起來有二十多公分,我還是不舍胡叔要離開的事實,低下頭含著胡叔的肉棒,一直不起身,伯伯扒開我的雙腿,在身后舔著我的小穴,我使命的抱著胡叔,伯伯手指在我的屁眼抽動著,桌上的ky大叔已經哪起來抹上了那把長而粗得肉劍,胡叔要伯伯輕點來,怕弄疼了我,伯伯把大大的**頂在我的小穴輕柔的磨動著,部一會兒**已經進到我的身子伯伯慢慢一點一點的插入抽出,每進一次就加深一點,直到整根插進我的屁眼,胡叔也起了身,跪在伯伯的跨下,舔著,吸著我的懶蛋,一手抓著伯伯的大懶蛋,一手握著自己的大雞巴套弄著,伯伯緩緩的干起我來,干的我好舒服,胡叔起身,在伯伯的穴口涂上了 ky,握著大大得雞巴一股腦的插進伯伯穴中,胡叔抱著我兩開始干起伯伯,伯伯爽透了,喔喔不斷的喊著,小寶貝你的小穴好美,海,你抽的我好暢快喔,我愛死你們兩了,一邊干著小寶貝一邊胡叔干著伯伯,伯伯樂的不可開交,胡叔越來越快的抽動,伯伯喃喃自語的叫著海,喔喔這感覺好舒服,海慢點我快出來了,胡叔依然干著伯伯我退出伯伯的大雞巴幫他擦拭了一下,一口含住了伯伯的**,用力的吸著套動著,胡叔加快速度的干著伯伯,伯伯恩恩的叫了起來,喔恩恩恩喔寶貝伯伯來了喔一股濃濃的精液注入我口中,一道一道的送進來,胡叔抽出了大雞巴,又抹了些ky,伯伯在我身前的椅子做了下來,我扶著伯伯的肩膀,胡叔緩緩的將**頂著我的小穴,因為剛剛伯伯已經干開的小穴,胡叔很快就差進我身子淺淺的抽動,伯伯興致不減的吸著我的肉棒,我也有十五六公分的肉棒,已經漲的紅紅的,胡叔慢慢的抽動,伯伯放下我的肉棒,抹上ky我握著雞巴一股腦的插進伯伯的穴里,我豪不客氣的用力干著,一進一出之間和胡叔交合著更緊密,胡叔開始喘息,我握著伯伯軟下的肉棒急速的套弄著,伯伯又開始興奮的叫著,小寶貝小祖宗,伯伯愛死你了,以后伯伯要你每天干伯伯,說著說著伯伯又硬了,我說伯伯我要射了,你的穴讓我好興奮,好舒暢,說著我抽出了陽具,伯伯擦拭一下后又含住了我的肉棒,一陣吸允,我抖動著身子一道道的射進伯伯口中,胡叔也抽出了陽具擦拭清潔后我開始為他吹允,伯伯則將楊局插入胡叔口中緩緩抽動,捧著胡叔的頭難男的說著,海,你吸我的感覺好暢快,海我的雞巴是為你而生的,我愛你,愛你的身子,愛你的小穴,愛你把小寶貝帶來讓我銷魂,我加快的吸著胡叔的陽具,那大雞巴,碩大的**,胡叔開始微微抖動,我吸的更用力,胡叔壓著我的頭,挺起腰,一股甜美熟悉的精液沖勁喉嚨,一道接一道的,胡叔挺著腰,口正忙著伯伯的大雞巴,我吸干了胡叔的最后一道精液,伯伯又抽出大大的肉棒,胡叔拉開沙發伏在椅背上,張大了雙腳,伯伯蓄勢待發的將**對準胡叔的穴口,我坐在地毯上繼續吸著胡叔的大懶覺,伯伯發狂的猛烈干著胡叔,胡叔軟軟的肉棒在我口里整根莫入,胡叔開始又次的喘息,廣哥哥你干的我全身酥酥麻麻的,你的大雞巴還是一樣有力,插的我欲情高漲,好久沒嘗過你的寶貝了,你把我想死了,你干的我全身每個肌肉都舒暢,比我干我老婆還快活,快用力,用力干我,伯伯越來越起勁,海弟弟我來了我又要來了,你的穴讓我舒暢急了,我愛死你了,接著伯伯抽出了大雞巴,又一陣擦拭,把粗碩的雞巴送入胡叔口中,我起身允著伯伯的奶頭,胡叔坐在地上一陣套弄吸允,我親上伯伯的嘴,伯伯一陣抖擻,達到了高潮,三人起身走進浴室,清洗了好一陣子,一起走進房間。胡叔和伯伯聊著聊著就睡了,我抱著胡叔含著胡叔的肉棒橫躺在床上一手握著伯伯的大鳥閉上眼睛慢慢睡去

  隔壁胡叔(九)

  胡叔在隔天的中午搭火車要到臺北,家具沒什么改變,只有提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帶了些衣物離開,戶親騎著機車將胡叔的行李綁在車后,載著胡叔離開,臨走前還把大門鑰匙留給了我,要我幫他顧家,我走進了熟悉的房間,胡叔在我桌上留了一封信,我急忙的拆開閱讀。

  親愛的云:見到信時胡叔應該在臺北的車上了,從小看著你長大,萬萬沒有想到會在你我之間發展出這段不應有的感情,也沒有太多的思緒在要走的這一刻多寫些什么,昨夜看到你哭的那樣傷心,整個胡叔的心幾乎碎裂了,你還小,胡叔不該讓你走上這條路,但也無法對你有任何的斥責,當地一個夜里你走進房間的那一刻,胡叔就不該和你有那一段肉體接觸,我的小祖宗,那夜你挑起了我的欲火讓我失去理智的放縱,卻沒想到胡叔會又身陷迷情的越陷越深,把你的好奇當成我的中年情迷,那感覺是你阿姨不曾令我有的刺激和滿足,胡叔瘋狂的愛上你,你的純真,你的體貼,但現今的你是該好好讀書的年紀,如果可以,千萬不要在走上這個圈子,胡叔愛你但不該害你,等你董事自己有自己的思想,你會了解這不為是人接受的情愛會帶給你多少打擊,伯伯偶而會過來家里住上幾天,我也告訴過他不要影響你的生活,叔有空會回來走走,你千萬寄的要好好用功讀書,信看完就把他燒掉,叔會在寫信回來。 愛你的叔 海字看完我燒掉了信件,心里只有想念,我不管別人怎說,胡叔和我的秘密只有我們三人知道,我愛胡叔是事實,在別人眼里胡叔是我的好叔叔,我對他的親昵別人也只會當事撒嬌而已,我對阿姨也是很親昵,只是胡叔何時才會再回來我不知道也無法掌握,未來的日子,在年輕的心中也不曾去有過其它打算,畢竟公克的日益沉重也沒太多時間讓我能夠多想,父親回來時帶回了張書桌回來,把做饅頭的第一間房整理好,就說給我當書房,本想告知父親胡叔有留鑰匙給我的事告知父親,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那整整一天,我心里掛念著胡叔的話語,晚餐也沒什胃口,在我的新書房望著窗外的天空,掛著滿腹思念,直到入睡在眷村的日子也在國中畢業告一段落,張叔離開后,我告別了圈內的情欲生活,也許吧對徐伯伯在我心里總有那么一點距離,畢竟他和胡叔之間有著一份令我吃味的感情,那些日子里也開始和異性交往,但僅限于學生之間的情誼,因為每個同學都有他們追求的對象,當然好勝的我也不例外,國中畢業在桃園就讀的我離臺北近了,會選擇出外就讀一方面也為離開家庭那種約束的環境,叛逆的學生時代,如脫韁野馬的過往,在他鄉的獨立生活起端,也算是過的相當飛黃,一直隱藏在內心的情結,驅動著我對胡叔的眷戀,高工的第一個暑假我上了臺北,在同學的陪同下我找到了胡叔的住所,但是沒有遇上胡叔,在校外實習的假期,連帶請假的我在臺北的旅館定了3天的房間,有道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在第一天整整一天的等待,我終于在胡叔下班時遇上了他,也許因為生意的關悉胡叔有點蒼老的外表,讓我有點心疼,久別重逢,胡叔很訝異的愣住了,胡阿姨在身旁讓我抑制住那滿心的情欲,我沖上前去緊緊的抱著胡叔,胡阿姨開了門要我進屋內聊,我握著胡叔的手走進胡叔臺北的住所,那時才知胡叔開了間餐館,叔侄兩就這樣在客廳內聊起了這三年左右的經歷,當然我還不至在那場合數落胡叔的狠心,一直沒有聯絡的胡叔是真的很忙,也很累,餐館的生意本來就很折騰人,在他帶點蒼老的外表我又怎能在怪他呢。這一坐時間過的相當的快,阿姨洗完澡先上床休息了,我也不好意思再久呆了,原有的計劃泡湯了,內心有千百個不愿,卻也不得不起身準備離開,胡叔有意要留我過夜,我回拒了,那只會令我更加無法克制自己,留下旅館的房號,千萬個不舍的回到旅館,那一夜好長,好苦,也好難挨,望著旅館的天花板,也不知何時入睡的,直到隔天下午,房門響了,睡意猶濃的我,懶洋洋的起了身,站在門外的竟然是胡叔,那突來的驚喜,驅走了睡意,滿心的喜悅,讓我顧不得一切的緊緊抱著胡叔,關上房門,雙唇貼上了胡叔一陣深情的狂吻,也不知過了多久,胡叔抱起我走到床邊坐了下來,小寶貝長大了許多,半帶調侃的摸著我的頭,可以結婚了喔,我一股腦的怒氣沖天,回了句好多女朋友在等著我,胡叔起了身裝著要走的說那不要胡叔陪了,胡叔才起身就被我拉上了床,按著胡叔在也壓抑不住的欲火,瘋狂的吻著胡叔,不安的手解去了他的腰帶,退去那條比挺的西裝褲,輕輕的撫摸著他的下體,那熟悉的身形,許久未曾在我身邊的體味,和漸漸勃起的陽具,一切是那樣讓我心動,讓我無法招架,當束縛肉體的衣物完全去除,赤裸的身軀又次緊密的結合,我反過身子,握住那跟久別的大雞巴一口套入了中,眼前略白的陰毛,讓我迷惘,胡叔真也老了許多,但挺立的肉棒一點也不輸過去,我含著碩大的**,舌尖在那**周緣打轉,兩粒大大的懶蛋,在手掌里輕巧的轉動,胡叔舔著我的屁眼,好久沒有讓自己在肉欲的世界里盡情發泄的我,無限快活的舒坦,胡叔起了身,走下床,重口袋中取出了預先準備的ky在陽具上涂抹,摟起我的腰,撐開了雙腿,**在我屁眼緩緩的磨琤,是那樣溫柔,又那么熟悉的動作,也許經過了那么久,這一下進入還有點疼,胡叔就在穴口緩緩的抽動片刻,慢慢的一吋吋深入,那感覺又回來了,讓我如癡如醉,讓我為之瘋狂,那熟悉的喘息,那低語著的叫聲,我的小祖宗,叔想死你了,叔好久沒這樣快活了,叔愛死你了,你讓叔好爽好快活,胡叔加快了抽動的速度,身子里漲熱的舒服快活,也讓我情不自禁的應聲附和,胡叔急劇的抽動下,喘息更加快的…叔要射了叔來了,小祖宗你讓叔爽上天了,叔,叔愛死你了我的小祖宗,我的小寶貝,胡叔抽出了大雞巴湊在我嘴邊,我含住了**胡叔快速的抽動著漲紅的肉棒,喔,喔,阿一聲射出了濃濃的精液,一道又一道的射進喉嚨,胡叔躺在床上,含著我的陽具,還有點喘的舔起我的 **,早已漲紅的陽具,在胡叔的陣陣吸允下在案耐不住的射出了濃稠的精液,胡叔沒停的含住我的肉棒,陣陣快速的套動,太久沒有在發泄的陽具依然硬挺的頂立在胡叔口中,胡叔跪臥在床上,我也抹上了些許的ky緩緩的頂入胡叔的屁眼,胡叔相對的迎合著,在陣陣抽動,雞巴在胡叔穴內越來越漲熱,胡叔又次開始喃喃的較著小祖宗,叔讓你干的快活急了,叔愛死你的雞巴,你干的叔要上天了,快吧把你的精液射道什的身子里,叔好久沒讓你干了,叔想死你了,這一陣陣急劇的抽動,加上胡叔的迎合,把我帶入第二次高潮,叔,我要射了,我愛死你了,我想你想了好久,你是不是真忘了我了,一股精液就在這瘋狂的對語下射出,我伏在胡叔身子上,摟著胡叔,輕輕吻著胡叔,陽具漸漸消退出叔身子,雙雙走進浴室,一陣沖洗,這才想到胡叔還要回餐館去,走出浴室,胡叔穿好了衣物,我輕輕吻著胡叔雙唇,望著胡叔有點不忍的眼神,這以后的日子真不知如何熬的過去。(2015-03-24 20:50:07)

標簽:伯伯  肉棒  雞巴  胡叔  阿姨  
上一篇:劉大爺
下一篇:列車上的老軍人
相關文章

言情小說網 - 好書與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竞博JBO体育 竞博88| 竞博88体育| 竞博app| 竞博app官网| 竞博app下载地址| 竞博JBO平台| 竞博JBO登录入口| 竞博JBO体育| 竞博JBO官网| 竞博JBO注册| 竞博JBO怎么样| 竞博JBO网站| 竞博JBO娱乐| 竞博JBO电竞| 竞博JBO竞博| 竞博lol| 竞博杯| 竞博杯亚洲大师赛| 竞博投注| 竞博入口| 竞博怎么样| 竞博最新网址| 竞博网站| 竞博备用网| 竞博备用网址| 竞博电竞入口| 竞博电竞竞猜| 竞博竞博88| 竞博JBO| 竞博jbo下载| 竞博JBO靠谱吗| 竞博体育官网下载| 竞博体育下载app| 竞博竞猜app| 竞博地址| 竞博备用| 竞博备用地址| 竞博JBO登录| 竞博体育注册| 竞博体育登录| 竞博电竞登录| 竞博电竞app下载| 竟博jbo|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体育电竞| 竞博app下载| 手机竞博app下载| 竞博体育app下载| 竞博app下载安装|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手机官网| 竞博jbo官网入口| 竞博电竞官网app| JBO| JBOapp| JBOClub| JBO代理| JBO登录| JBO体育| JBO官网| JBO官网官网| JBO官网首页| JBO客户端| JBO注册| JBO手机app| JBO首页| JBO最新官网| JBO网址| JBO电竞| JBO电竞平台| JBO电竞官网| JBO竞博| JBO竞博app下载地址| JBO竞博平台|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官网| JBO竞博首页| JBO竞博电竞| JBO竞猜| job竞博官网| 亚洲大师赛|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电竞平台|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