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戀老小說

列車上的老軍人

時間:2019-05-25 19:24:56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41459   評論:0
  因為職業特殊的關系, 所以我在自己生活的地方, 我總是把自己同志的身份隱藏得很深,所以每次出差我總是希望能有“艷”遇發生。正是基于這種心理所以每次坐火車我都一改往日的矜持,貪婪地找尋著獵物,因為在別人看來煩悶的車廂氣味, 卻最能激發我原始的嗅覺。

  故事就是在一次列車旅途中發生的……那是一個燥熱的盛夏,單位派我去北京參加一次工作會議,因為時間倉促,我只好乘夜車前往。臥鋪沒有了,好在人不算太擠,但也沒有多余的空位可坐,我只好一節車廂一節車廂的找著座位,就在我走到第三節車廂末的時候,我的眼睛呆住了:

  他50多歲的樣子,頭朝著過道,側身蜷躺在一個三人座椅上,上身穿著一件迷彩背心,上臂很發達,把袖口撐的滿滿的;下邊最要命,只穿著一條綠色的軍用八一大褲衩,腰間蓋著一件淡綠色色軍用半袖襯衫,腳上穿著綠色的棉線軍襪。

  那條腿全都暴露在外面,結實而且富有彈性。窗口旁的掛鉤上掛著一條軍褲,從穿著上看是個軍官了,軍銜是上尉。他的座位臨近車廂交接處,對面的座位上放著一個特別大的木頭箱子,可能是聯防員的位子或臨時辦票用的。

  我小心地在他躺著的地方貼邊坐下,把包包放在對面的大箱子上,這個坐姿多少有點憋扭,但不這樣,我怎么有機會接觸他呢。我輕靠在他的膝蓋上,胳膊輕搭在他大腿上,手垂在他的大腿內側,并在他大腿內側慢慢游動,感受著他結實的肌肉和滾燙的體溫。

  見他沒有什么反應,我把手向上移動,揭開了蓋在他腰件的襯衫一角,他內褲立時展現在了我的眼前,我繼續向上移動,手指輕輕地放在他的襠部,小心翼翼地隔著布內褲感受著他的JJ,開始他的JJ還軟軟的,隨著我的撫摩慢慢地膨脹了,我手指也稍稍加大了力度,并有節奏地一捏一松,漸漸地他的JJ支起了高高的帳篷,我可以很清楚地沿著他內褲的邊緣看見他黑漆漆的叢林地帶。

  我正摸得起勁,他突然改變了呼吸的聲音,嚇得我趕緊把手收回來,我的臉漲得通紅。他睜開眼睛看了看我和他下身,然后緊握著拳頭,高高舉起,胳膊上的青筋根根外露,我以為他要動武呢,誰知他伸了個懶腰,閉眼繼續睡了。

  我怎么還敢放肆,收斂起來。不一會兒,他把靠近椅背的腿支了起來,靠在椅背上,貼著我后背的腿緊緊壓在我后背上。我不由得驚喜:這是對我的默許還是暗示?一不做二不休,我干脆結結實實靠在了他支起的腿上,胳膊壓在了他的大腿上。

  由于他的雙腿已經分開,從我這個角度看,他的褲筒一覽無余地展現在我的眼里。這時的我頭腦已經暈了,膽子也大了,手順著內褲褲筒伸了進去,先是感覺到密密的雜草,然后就是緊緊收縮的核桃,我邊用手指輕輕擠壓著核桃,邊觀察著他的表情,他手背擋著眼睛,但我能感覺到他呼吸開始不均勻起來。

  我那不安分的手更加深入地摸索著,突然碰到了那個硬邦邦的棍子,已經和先前大不一樣了,包皮完整地露在外邊,頂端已經些許黏液,我把它握在手心里,不緊不慢地把玩著,時而一緊一松地握著,時而溫柔地一上一下地套弄著。

  有時,他的大棍子還會在握手里輕輕地抖動幾下。我干脆把另一只手也伸了進去,團弄著他的蛋蛋……過了好一會兒,突然感覺他的大肉棒劇烈地變粗變硬,哈哈!他的高潮快要到了,誰知他一把抓住了我握著他雞雞的手,不讓我再動下去,我可以感到他的精液正一股一股地退了回去,慢慢地他的JJ也不像剛才那么兇猛了,但還是有少量黏在我的手心上。

  待平靜后,他坐起身來,似笑非笑地問我到哪下車,我們居然是同一個目的地。還問我什么時候坐在他旁邊的,我反而不好意思起來,見我尷尬,他主動聊了起來。他是XX部隊的副連長,早就結婚了,不過老婆孩子都不在身邊。

  一次他們連會餐,他被戰士們灌多了,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宿舍。只記得他醒的時候軍裝已經被吐臟了扔在了地上,光著身子,身上只剩下一條子彈內褲,一個戰士正撫摩著他的大腿,他的JJ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漲的老大老硬,可能太久沒有和女人做了,在小戰士的挑逗下他興奮極了,那一夜他們在一起做了三次,除了被小戰士口交,他還第一次做了一回1號選手,用他的感覺來講,那一夜比和女人在一起還刺激。

  突然他話題一轉:“喜歡我嗎?”我默認了。 “跟我來,”他說完就朝廁所走去,進去的時候給我使了個眼色。我太想占有他的肉體了,看看周圍沒人注意就跟了進去。他一把把門鎖上, 然后緊緊地摟住我,我們瘋狂的接吻,他拼命地裹吸著我的舌頭,他嘴里散發著甜甜的煙草味道。

  我把手伸進他的背心,他的胸肌好發達,我指尖用力捏著他的乳頭,直到他發出了呻吟聲。在他的示意下,我脫下了他的內褲,他的滾燙的雞雞立刻蹦了出來,青筋暴漲,大鳥沖天,紫色的龜頭透著光澤,太大了,我勉強地將它含在口里,他指尖伸在我的頭發里生怕我吐出來,有幾次插得太深,弄得我直嘔,他邊享受著我的口交,邊隨著我的吸吐發出呻吟。

  不一會兒,他的聲音大了,盡管他刻意壓制著不發出聲來,但我能感覺出他已經要出來了,突然他猛的把大鳥從我嘴里抽出來,幾下手淫過后射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我幫他擦干凈龜頭,撫摩著他滲著汗水發亮的身體。

  他突然問我,我也幫你弄出來吧。我正求之不得呢,他粗魯地解下我的褲帶,拉下拉鏈,連著內褲和外褲一起褪到我的膝蓋處,張開嘴一口把我的JJ含了進去,他的口腔真深,每次都好像要碰到了他的喉嚨,每吸一次,我都渾身發麻,過了一會,他把我的JJ抽出來,用舌頭從上到下的摩擦,他告訴我,雖然和同性作過好多次,但這是他第一次為別人口交,問我舒服嗎。

  我靠!我哪里還有那么多廢話,抓住他的頭發把我鐵一樣硬的大雕塞進他的嘴里。可能太興奮了,沒用十幾下,我就感覺要飄了,他好像也感覺到了,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隨著我發出的“啊”的一聲悶響,我射了,滾燙的精液射在了他的嘴里,他好像并不介意,依然吸吮著我的龜頭。

  瘋狂之后的我們反而不知道說什么了,我們收拾好衣服,先后走出了衛生間,昏暗的車廂內人們還在酣睡著,有誰能猜到一個50歲的工程師和一個老軍官剛才在翻云覆雨呢。(2015-03-24 20:49:36)

標簽:內褲  車廂  已經  感覺  突然  
上一篇:隔壁胡叔
下一篇:老人與小孩

言情小說網 - 好書與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竞博JBO体育 竞博88| 竞博88体育| 竞博app| 竞博app官网| 竞博app下载地址| 竞博JBO平台| 竞博JBO登录入口| 竞博JBO体育| 竞博JBO官网| 竞博JBO注册| 竞博JBO怎么样| 竞博JBO网站| 竞博JBO娱乐| 竞博JBO电竞| 竞博JBO竞博| 竞博lol| 竞博杯| 竞博杯亚洲大师赛| 竞博投注| 竞博入口| 竞博怎么样| 竞博最新网址| 竞博网站| 竞博备用网| 竞博备用网址| 竞博电竞入口| 竞博电竞竞猜| 竞博竞博88| 竞博JBO| 竞博jbo下载| 竞博JBO靠谱吗| 竞博体育官网下载| 竞博体育下载app| 竞博竞猜app| 竞博地址| 竞博备用| 竞博备用地址| 竞博JBO登录| 竞博体育注册| 竞博体育登录| 竞博电竞登录| 竞博电竞app下载| 竟博jbo|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体育电竞| 竞博app下载| 手机竞博app下载| 竞博体育app下载| 竞博app下载安装|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手机官网| 竞博jbo官网入口| 竞博电竞官网app| JBO| JBOapp| JBOClub| JBO代理| JBO登录| JBO体育| JBO官网| JBO官网官网| JBO官网首页| JBO客户端| JBO注册| JBO手机app| JBO首页| JBO最新官网| JBO网址| JBO电竞| JBO电竞平台| JBO电竞官网| JBO竞博| JBO竞博app下载地址| JBO竞博平台|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官网| JBO竞博首页| JBO竞博电竞| JBO竞猜| job竞博官网| 亚洲大师赛|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电竞平台|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