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戀老小說

我的老丈人

時間:2017-09-04 23:31:23   作者:不詳   來源:來自網絡   閱讀:363812   評論:0
  老人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從農村考上大學的,一米六八的個,沒有啤酒肚。雖然大學畢業以后一直從事教育工作,但骨子里還透露出農村人的質樸、勤儉、誠實以及一股子韌勁,同時又不乏古代文人雅士的瀟灑;長期的執教生涯又給了他一副威嚴的面相。這正是我喜歡的那種老人類型,初一看到他,我就被怔住了,總覺得這人怎么這么面熟,好象在哪兒見過,我甚至由他而想到了我一直敬仰的周恩來。當然周總理比他帥多了,只不過他的眼睛、眼神、嘴唇、面部輪廓有點近似于周總理的而已。另外兩人的氣質也不可同日而語,周恩來更“洋”,而我未來的老丈人更“土”。那個晚上我都不知道我未來的妻子在介紹她自己的時候都說了些什么,總是我的同事在跟他一問一答,而我卻一個勁地注視我未來的岳父,這中間我發現他也時不時地注視我,等我的眼神一碰到他的眼神,他會馬上把眼睛挪開。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我同事問我怎么樣,我裝做無所謂的樣子回答說:“還行吧。”因為我同事覺得老人的女兒太一般了,尤其只是一個高中畢業的工人,還經常有加班。另外他也傳給了我女方那邊的答復:“女孩愿意跟我交往,只是他父親覺得我身體似乎有些弱,懷疑是否有病。”
  接下來的發展非常順利,我跟女孩交往沒多久就被邀請進她的家了,這時候我才知道她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妹妹,家中負擔也不輕。原來我想結婚以后住在她家的愿望徹底破滅了。幸好兩位老人都對我挺好,丈母娘對我好不好,我其實一點都不在意,我的心思全在那位岳父身上。終于有一天他對我說,你一個人住單身宿舍,單位伙食不怎么樣,你干脆每天都到家里來吃吧。我高興地答應了,仿佛我都成了他們家的一份子。
  94年年底,我結婚的事情被提到了議事日程。有天晚上一家人談得太久又太晚,老人就對我說:你現在回單身宿舍回不去了吧(因為宿舍管理員在晚上十一點半之后就鎖大門了),今天就住在這里吧。然后他叫他大兒子把床讓給我,讓兒子跟擠一張床,老伴就跟兩個女兒擠一張床。沒想到他兒子不愿意,說老頭睡覺時愛打呼嚕,這樣我自告奮勇地說,那我跟睡在一起吧。
  就在那個晚上,我先上的床,我在老人睡覺的枕頭下面發現了一本介紹夫妻性生活的書,我翻了幾頁后又給他放回去了。等他洗完澡回來我已經假裝睡著了。兩人并排躺在床上,我感覺到他好象要跟我說點什么,但我沒理他。睡了一會兒,我覺得屋中暖氣太足,我說了一句“好熱呀!”老人馬上接過我的話說:把秋褲脫了吧,我“恩”了一聲后就脫掉了自己的長褲,然后側身背對著他而睡了,一直到天亮。
  我對他不是沒有渴望,但是我的理智告訴我:我跟他女兒畢竟還沒有結婚,況且我還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同志,萬一不是,那我不結婚倒無所謂,重要的是以后連見他的機會都沒有了。
  現在想起來,我一點都不后悔,我的理解是:老人認為我快跟他女兒結婚了,怕我不懂得房事,所以想借機給我上上課。可憐天下父母心。
  95年的元旦,我結婚了,新房就布置在我的單身宿舍里,每天吃飯仍然在老丈人家,晚上睡覺才回宿舍。雖然我戀老,但我在結婚前從未與任何同志發生過關系,所以和我的妻子過得非常和諧,也非常甜蜜。
  96年夏天,老丈人因為膽結石摘除手術而住院,在住院的半個月里,我幾乎每天都抽空去醫院陪他,有一次給他擦澡,我才第一次真正看到他的下體,小小的,但龜頭外露,不包莖,周圍的毛黑白交替。盡管如此,我還是喜歡他,我的老丈人。
  晚上陪他太累了,我就睡在他的病床旁邊,抱著他的胳膊。早上醒來,他會用手撫摩我的頭發,微笑著說,想妻子了吧?
  97年我的孩子出生的時候,由于我在國外,我的老丈人就代替我的角色一直在產房外邊跟一些年輕的準父親們一起焦急地等待。孩子生下來之后,他那個高興勁兒,就別提了。
  因為我妻子生下的是男孩,啼哭聲又特別大,所以我岳父那幾天碰到熟人或同事就會給人重復那句:“到底是男娃,那啼聲真大!”這句話一直被他重復了一個月,直至我回國以后。孩子滿月的時候,他要給孩子取名。按道理講,我是父親,這名得由我來取,但是想到他那么高興,又那么主動,最主要的是他是我深愛的老人,我就把這個權利讓給了他。他根據孩子的出生日期和時辰,覺得孩子命中五行缺金,所以給孩子取名“鑫”,現在孩子都上小學三年級了,每次寫自個兒名字的時候都要嘟嚕一句:“一個金不行嗎?非得三個金!”
  年春節過后,老丈人快要面臨退休了,一想到即將離開自己站了近三十年的講臺,他的心情格外不是滋味。整天郁郁寡歡的。誰勸他都沒有用,勸反而更讓他倔。由于孩子上幼兒園了,所以每天中午我和妻子仍去老人的家里吃飯。吃完飯,老丈人現在都愛睡午覺,而我妻子喜歡看電視,往往這時候老岳母會催促我說,你也跟你爸去睡一會兒吧。說一回,我沒去,說兩回,我也不動,到說第三回,我妻子也勸我午睡一會兒,這樣我就跟我的老丈人同睡在一張床上、一條被褥里了。當然睡午覺誰也不會脫很多衣服,我和我岳父都喜歡只脫掉外套睡午覺。
  我記得第一回摸我的老丈人,就在一次午睡時。剛開始,我是拿著他的手放到我的臉上,然后我側轉身觀察他的臉,他閉著眼睛正呼嚕呼嚕地睡著,我想他也沒睡著,只不過在假寐。我一邊自言自語說“我老爸的臉真有氣質”一邊把頭沉下去想親他的臉,沒想到他一手就擋住了我的頭,同時“撲哧”笑出了聲。然后說,快起床,該上班了。
  我怏怏地穿好外套離開了。但我心想,這一次沒得手,還有明天呢。
  第二天中午,吃完飯后丈母娘照例叫我休息一會兒,她跟我妻子在客廳看電視聊天。這一次我先睡下,所以就睡在床的里頭,把外頭留給我的老丈人。過了一會,老人就來了,脫掉外套后仰身躺在了我的旁邊,沒多久,就響起了“呼嚕呼嚕”的鼾聲,我在被窩里慢慢移動自己的左手,然后把手放在他的胸口,看他沒反映,我再慢慢往下,快到他的大腿股時,他醒了,他用他的右手把我的左手拿開了,并使勁抓著我的手不讓我動,嘴里說了句“睡覺吧”。
  沒過多久,他抓我的手慢慢松動了,我把自己的左手抽出來重新向目標地摸過去,終于他這一次沒醒過來,我把手放到了他的雞B上面,雖然隔著褲頭、秋褲和西褲三層,但是我還是摸到了老人雞B的輪廓,隨著我的撫摸,它還在逐步變粗變硬。
  突然,老丈人也把他的左手伸到了我的這邊,他這次不是要拿開我的右手,而是將他的左手放到了我的雞B上面。再后來,他首先拉開自己褲子拉鏈,好讓我完完全全地直接觸摸到他的老根,而且還把我的褲子拉鏈也拉開了,一手就深到了我的擋部,使勁地揉搓起我的雞B來。兩人互相用手把玩著對方的雞B,兩人的龜頭上都流出了潤滑液。
  老丈人問我:“想射精嗎?”

標簽:我的  丈人  老丈  老丈人  
上一篇:淳樸的農村老爺
下一篇:慈愛的岳父
相關文章

言情小說網 - 好書與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說均為網絡收集,版權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權益請于本站管理員聯系。

竞博JBO体育 竞博88| 竞博88体育| 竞博app| 竞博app官网| 竞博app下载地址| 竞博JBO平台| 竞博JBO登录入口| 竞博JBO体育| 竞博JBO官网| 竞博JBO注册| 竞博JBO怎么样| 竞博JBO网站| 竞博JBO娱乐| 竞博JBO电竞| 竞博JBO竞博| 竞博lol| 竞博杯| 竞博杯亚洲大师赛| 竞博投注| 竞博入口| 竞博怎么样| 竞博最新网址| 竞博网站| 竞博备用网| 竞博备用网址| 竞博电竞入口| 竞博电竞竞猜| 竞博竞博88| 竞博JBO| 竞博jbo下载| 竞博JBO靠谱吗| 竞博体育官网下载| 竞博体育下载app| 竞博竞猜app| 竞博地址| 竞博备用| 竞博备用地址| 竞博JBO登录| 竞博体育注册| 竞博体育登录| 竞博电竞登录| 竞博电竞app下载| 竟博jbo|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体育电竞| 竞博app下载| 手机竞博app下载| 竞博体育app下载| 竞博app下载安装|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手机官网| 竞博jbo官网入口| 竞博电竞官网app| JBO| JBOapp| JBOClub| JBO代理| JBO登录| JBO体育| JBO官网| JBO官网官网| JBO官网首页| JBO客户端| JBO注册| JBO手机app| JBO首页| JBO最新官网| JBO网址| JBO电竞| JBO电竞平台| JBO电竞官网| JBO竞博| JBO竞博app下载地址| JBO竞博平台|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官网| JBO竞博首页| JBO竞博电竞| JBO竞猜| job竞博官网| 亚洲大师赛|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电竞平台|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