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恋老小说

真实的当兵体检中发三个的趣事

时间:2021-04-23 09:54:50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96   评论:0
每年十月都是征兵的日子,为了能够给我军提供优质的兵源,增加新鲜血液,每年都要从地方大批的优秀青年中征集兵员。


我们县医院就承担了为部队输送优秀兵员的把关任务。我是县医院的主管外科的副院长,每年这项任务就由我来主持,我做为主检人员需要下很多功夫,要顶住压力来完成好任务,走关系的,送钱的,说情的太多了,让我每年都费神费力。

今年的征兵会议刚刚开完,还是我的主检,体检这块都是我负责安排,我抽调了院里的骨干力量,申请了检查经费,并给医生们都开了会,要杜绝各种人情兵,关系兵等。


体检开始都还很顺利。医生们基本都很听话。而我主要负责最后把关这一块。由于社会的进步,很多新的情况都出现了,象我们今年这里主要检查的项目就要注意很多,比方说现

在的社会青年里面流行什么非主流了呀,扎了耳洞的呀,这样的我们一律不行,还有象溜冰(吸毒)的呀,小小年纪就去嫖妓的更多,染上了病的比比皆是,所以这些都是重点,发现的一律清退。我把关主要就是在这些方面留意。每一个检查完的都要拿着体检表来我的房间里最后查一下,然后我签字盖章,才算过关。


昨天,又来了一个老领导打电话安排的,又不想办,但有时候又要顶着压力,真是让人难做,我真的很生气。这一下午都很郁闷,人心情不爽的时候就很烦,来检查的一个接一个的进来,胡乱看了看就打发走了。

我一边看着电脑上网,一边等着来检查的,不一会有人敲门,我应了一声“进来”,门开了,先伸进来一个脑袋,虎头虎脑的,两个小虎牙露着,一张娃娃脸还嘻嘻地笑着。我一看就有点生气,以为是谁家淘气孩子呢,便大声道:“进来!”那人马上闪身进来,直到完全进来以后我才看到他拿了一张体检表。看着他的样子,长的还是很精神的嘛,如果穿上军装,肯定是帅哥一个,又是一个体检的,我又声叫道:“你把门锁给我带上!”因为我的最后一关是要检查生殖器和肛门的,所以要关门。

我把转椅一转,伸手接过体检表,扫了一眼,姓名:张震飞,18岁,随口说到:“里面去,把裤子脱了。”便低头看其他的检查项目,总的情况还可以就是身高有点低,但是杠上杠下,马马虎虎就能过去。等我看完一抬头,他还站那里不动,低个头,


“靠,咋地呀,不想检了?”我问道。

“不,不是,还要脱呀!”他脸红红地,小声地说。

“废话,想当兵不是?想当就脱,都大老爷们了,还怕这个!这点勇气都没有,你还当个屁兵呀!”

他看我有点生气了,赶紧转身进了里面检查室。我拿着他的表格也跟着进去了。进去后我把表格放到桌子上,随手拿起了一次性手套戴好。

等他慢吞吞地脱下了衣服和裤子,我有点诧意了,这哪是成人的呀,这不是正在发育的少年的吗?整套外生殖器都吊在那里,上面根本就没有几根毛,两边都光光的,小牛儿(东

北话,和小鸡鸡同意)还是粉白粉白的,两个蛋蛋一上一下地动着。


我一看就笑了,便说,“你多大了?”


“18!”他答的很干脆,


“你再说一遍,你多大了!”我有更有点生气了,小兔崽子毛还没长齐呢,也来骗我,让我这个郁闷。


“就是18呀!”他理直气壮地重复着。


“你18?你18你的毛咋还没几根呢?”


“哪谁知道,他就这么长的,”这回他声小了很多,明显心虚了。

“我靠,跟我开玩,是吧,”我真生气了,我非得收拾收拾他不可。


“你18?长成了吗?你18有遗精了吗?”


“遗精?不知道,你有的我都有了” 他跟我嚷到,


我靠,小崽子,跟我来这套,我让你跟我犟,你看我怎么弄你。我心里寻思着。你现在是到我手里了。


“那好,你过来,我检查一下,我看看到底我的有你有没有。”我也嘻嘻地笑着。


他挪了过来,我坐在椅子上,开始检查,先从他的头部开始,看看有没有伤疤,有没有耳洞,等等,一边摸,一边找他的敏感点,我用双腿把他的小身子夹住,一点一点的慢慢摸,越是他敏感的地方,他就扭动身子,我就重点摸摸,几下小脸就通红了,耳后,脖子,都是敏感的地方,再向下就摸到了他的小乳房了,我两只手轻重适中地慢慢地按捏,只是两下他就有点受不了了,开始摆动身子想摆脱我,我用力夹紧双腿不让他动,然后把他向我怀里靠,我的白大褂领子正好轻轻的刮在了他的小牛儿上,他越扭动我就抓的越紧,然后领子就刮他,后来,他干脆把头仰向上,双眼紧闭,满脸通红,牙齿咬住嘴唇,任由我弄。

我一见这样心里就乐了,让你气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第一眼看过他的小牛子,然后再一上手一摸就知道,这肯定是一个原封未动过地童子,今天哥我就让你爽一爽。

他被我们这么一捏一刮,他的小牛子就有点要竖起来的意思了,我用眼角瞄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地继续向下滑,两只手轻轻地刮过他的小腹,能感觉到他的腹肌还是蛮有力气的,在他的小肚脐上绕了两圈,然后用指甲刮着他的皮肤向档部滑去。用两只手先轻按了按他的腹股沟,看看有没有淋巴结节,有没有斜疝,两手轻轻的搓动在他的股沟,他的小牛儿挺动了两下,看出来已经半勃了,我一点点的轻轻的触碰他的阴囊,感觉里面两个蛋蛋的蠕动,我用手握了握他的两个蛋蛋,软软的,滑滑的,我稍微用点力,他马上“啊”地叫了一下,然后马上低头看我的手,我又轻开了。就这样,一松一紧,两三次,他的两个蛋蛋已经开始向上收缩了,上面的小肉棍已经完全的挺立起来了,直直地指向我。我用一只手来回的捏着他的两个蛋蛋不停地搓动,别一只手用食指轻轻地从他的小牛子下面的划了两下,我刚一碰他,他的小牛儿就猛的一挺,我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小肉棍的根部,然后说到,“怎么地,这小鸟儿是不是要飞呀,我可得抓住了!”这小家伙一声就更来气了,两嘴紧闭不吭声了。我知道象他这样的小处男是轻不住几下子玩弄地。我开始从根部向前用力捏,感觉一下有没有肿块,然后又把他的包皮向后翻,这一翻不要紧,小家伙又“啊!”地叫了起来,明显呼吸都已经变的粗重起来,胸口上下起伏,小身子更是扭动起来,我用力夹紧他,让他动不了。然后我又用三根手指来回地撸动起下他的小牛儿,龟头象一个顽皮一下一下的露出来,又藏起来,他更是“啊啊”地叫起来了,我便问到,“怎么地了?疼吗?”为了能过关,他只好胀红着脸说道,“不,不疼。”,撸了没有几下,他的龟头的马眼已经渗出来了一个晶莹的水珠了,手里的小肉棍一挺一挺地了,身子也已经要随着我的撸动上下动了。


我一看不好,马上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然后说道,“你转过身去!”他一见我松手,立马转了过去,那小牛子硬挺挺地一甩一甩地,那点水珠也一不小心擦到了我身上,我故意说:“你这小子,不学好,把尿都弄我身上了。”他更是不敢做声,吓的弯下腰去,捂着裆部,我说到,“来,你个子小,趴我腿上吧,我要检查一下肛肠,”。他一听,终于不用再弄他的小牛儿了,自然乐得让我检查了,于是直接趴在我的大腿上,可是这一趴不要紧,他那已经硬的象钢筋一样的小牛子正好扎到我的腿上,我看他一呲呀,一定是撞疼了,于是便说:“你这什么东西扎我,”顺手象下一捞,他的小牛子就全被我一把握在手中,他刚要动已经来不急了,我正好说:“行了,就这样吧,这样方便些,”他一听我这么说,索性就不敢动了,然后我左手紧紧地握住他的小牛儿,右手中指就直接插入了他的肛门,他“啊”的一声,又叫了出来,我没好气的说:“一惊一诈地,没事儿,就是看看你有没有内痔”。我左摸摸,右抠抠,他的肛门很紧,牢牢地卡住了我的中指,我就慢慢地向前伸,不能给他带来痛苦,然后再向下摸到了他的前列腺,这部位才是关键,我轻轻地用中指给他做了一个前列腺按摩,这下子我左手上的小牛儿就开始受不了,不断地在我手中挺动,胀大,随着我的中指逐渐用力,他的趴在我腿上的整个身子都开始颤抖起来了,我用左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棒硬的小牛子,食指不停地刺激他的马眼,他突然开始在我怀里面呻吟起来了,看来是真上状态了,我看火候差不多了,左右手同时用力握和压,同时刺激他的前列腺和小牛儿,他终于一阵低吼,前列腺一胀,小牛儿一收一缩的,在我手中喷出来了他的童子精华。片刻,他已经象死狗一样趴在我腿上一动不敢动了,那白白的东西弄了我一手,我于是把他连忙拉起来,“你这小子,怎么这样,帮你拿着,还整我一手,你是谁家的,这么不懂事儿呢?”他当时已经吓的脸色苍白,两腿已经软了,瘫在地上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一看他那小样儿,也挺可怜地,就说:“先起来吧,起来!”我一边摘手里的手套,扔到垃圾筒里,一边找出几张面巾纸擦我的白大褂,然后又递给了他两张,他这会儿有点反应过来了,马上两腿一软,扑通一下给我跪下了,口里说“,你饶了我吧,我是不小心地,我不懂事儿,求求您了,您别告诉我家,只要让我走上,怎么地都行。”

我一看已经服软了,也就不生气了,于是说“算了,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害的我也不好再检查了,万一你再给我来一枪我可受不了!”于是拿起笔刷刷刷写上了合格,盖了我的章,“把裤子子穿上吧,走吧,”“谢谢,谢谢叔”他千恩万谢地胡乱地穿着衣服,拿起表格就要跑。


“等一下,你小子听着,不要再气我了,你的检查虽然我写上了合格,但是没走之前我还可以把你拿下来的,哪天我可是要再把你叫来单独好好检查一下呀!”

他一听,马上更吓坏了,口里确说道,“是是是,叔,你说怎么地都行,这是我电话,XXXXXX。”说完连忙夺路而逃了。

看着他跑开,今天一天的不高兴就都烟消云散了。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起来,在我的转椅上等着 “下一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七、失身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B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