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情乱洛青江

第一章

时间:2021-04-13 09:46:26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53   评论:0
夜已深,江南初冬的天气却总是那么的冷入骨。

  快要年底了,翟牯只穿着单衣,将一大堆的秘密账本从密室的架子里,搬到账房给钱先生,屋子里的炉火很旺,红亮的烛火下,钱先生的儿子钱旺飞速的拔打着算盘核对着翟家的账目,钱先生一一复核好后,再将账本分门别类的理好,还给翟牯。

  “老爷,大数没问题,后天理好总账给您过目。”钱先生对翟牯低声的说。

  “好,今年钱旺不错,比去年快了一整天,只错了两个数,明年可以放心让钱旺干了,你可以好好歇歇了。我那不成器的和儿,成天只知道玩,在镇上打架惹事生非,读些没用的书,这家业交给他放心不了。好在还有咱们钱旺。”

  翟家大院,座落在江南西部的低丘山谷之中,风水极好,两山环抱着这檐白墙的大宅子,一股温泉从宅后山中流经宅院再绕个弯流出,汇入宅前不远处的一条叫洛青江的小河,顺着小河坐船不久即可到洛青镇。

  翟家在洛青镇上有茶庄、丝绸布庄、榨油坊、药铺、米店等诸多入股生意,这其中只有药铺是翟家独股经营的。翟家在上海亦有商号,又有大片田地茶园桔园,实在是当地的大富之家。

  翟牯祖上并非江南人士,翟牯本是江西临江府人士,在当地翟村当中算得上是一大户人家子弟,因生得强壮异常,在临江府湘军和长毛的血腥战火中,被征入湘军当中,因家人尽失,故随湘军一路征战,不断撕杀到江南,也当了个小军头。湘军平定长毛后,江南之地十室九空,横尸遍野。翟牯在家乡就学过一些风水之术,即看中了此地,不想回乡,意欲在此地将翟氏落地生根,当即凭战功要求赏赐此块地皮和银两就地安置。因此时江南此处战后人烟极稀,此地已为无主之地,且湘军凶恶之名在江南远播,官府衙门哪还敢不准?于是翟牯在此落户当起了有头有脸的地主。

  翟牯也算是个有头脑的,在世当中,他从长毛手中救下了钱先生,钱先生大名钱玉昆,这钱先生本是洛青镇当地的大族人家公子,家里经营着茶叶大米丝绸木材等生意,算账到极,不料在此世当中,这门本事不值一钱,诺大家业尽为强人所夺,家人也尽数不在了,只余钱先生和他妹妹,钱先生遇到翟牯也算是命不该绝,当日钱先生和他妹妹逃难到上海,钱小姐小脚难于行动,遇了几名游兵只能任人鱼肉,这些游兵当即奸污了钱小姐,钱小姐愤而撞向一棵大树,一屡香魂四散,经此变故,钱先生悲痛欲绝,而这些游兵见钱先生看上去象是有钱人的样子,搜尽兄妹二人的金银细软,再逼钱先生交出家底,翟牯正骑马路过此地,本不会管这档子闲事,却正好尿急,不得不下马放水。几个游兵将钱先生剥光细搜后,实在在他身上搜不出油水了,恼羞成怒作势一刀欲砍向钱先生,此时马嘶叫起来,几个游兵猛然发现还有翟牯在。翟牯高大勇猛,几个游兵本不想惹事生非,但看见这马骠肥体壮,毛色发亮实在不错,就打算抢马。而钱先生生生给吓昏过去了,几个游兵见钱先生如此不堪,也就不再理他,转而对付翟牯,翟牯哪里容他们到自个头上撒野,于是操起家伙和几个游兵干了起来,翟牯砍伤两个脸游兵,这几人看见翟牯实在是个不好相与的,捞起抢来的金银细软就跑了。翟和正准备收拾好上马时,背后一凉有风声,本能一躲,一把剑贴面掠过,那青白凶恶面孔让翟牯也心悸不已,但更让翟牯惊奇的是,他发现他的马此时突然飞奔而走,还拖着一个人,这正是那个在背后偷袭他的青白面孔的游兵。

  原来那青白面孔恶人是奸污钱小姐的首恶,钱先生醒后,见数人围攻翟牯,那青面恶人却在后观望之,钱先生在树后偷偷的将马的缰绳作了活结,设在地上,当那游兵微步走过偷袭时踩进活结当中,钱先生伸出从钱小姐头上拔出的铜发簪,从树后闪出即时扎向马臀,马吃痛飞奔而走,青白面孔游兵也被拖着绝尘而去,生生被马拖死。

  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乱世当中的大场面翟牯也见过不少了,可如此场景也是第一次,马跑开后,钱先生赤裸的身子就落在了翟牯的眼里,翟牯觉得很特别,一个大男人却长了一幅如此白嫩薄肌的身体。这身体居然很好看,翟牯突然有这么想,有什么地方不对,他一时没有想明白,只是莫名的对钱先生有好感了,这人的感觉真是奇怪的东西。翟牯也不想想明白,他只是莫名其妙的觉得他要有必要保护这个男人,基于什么理由呢?这个男人是想帮他救他的,翟牯强行塞给了自个一个理由,于是他从地上把钱先生的衣物挑起递给钱先生,两人就此相识。

  此时的南京已被攻破数日,湘军进城后屠城,抢银子,拷问长毛们逼出他们藏在南京各处的金银财宝,搜到后一船船的运回湖南老家,城内又自是一场人间炼狱浩劫,这座秦淮河旁的千年名城,千百年来,反复上演着一幕幕如此的人类浩劫悲剧。虽然有南京城内巨大的战利品,但军银,还是要在江南上海一带强征的,是为厘金。翟牯正是去上海催要军银厘金的。草草埋葬好钱小姐后,两人结伴上路,翟牯虽不是出身书香门弟,也算是长在耕读世家,临江府这地方的村里人也大多走南闯北做中药生意,因之翟牯平日里与一干言语形状丑陋鲁夫并无多少话语,而此时与钱先生相遇,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钱先生已是一无所有,几个游兵抢去了银两,上海由于避兵灾战祸的江南士绅云集,人口迅速增加,物价飞涨,生存自是困难异常,钱先生想在上海找寻亲朋投靠,在人海之中一时也难于找到,钱先生是个极明的人,这些自是早已想到了,在和翟牯的言语之中就有了投靠之意。钱先生在乱世当中已无所依托,翟牯已是他的一根救命稻草,他必须紧紧抓住。而翟牯,他则是想着战后如何安身立命的事了,钱先生虽然一无所有,但他怎么也算是翟牯想落户洛青镇开翟氏一脉的洛青镇的小小地头蛇。于是两人一路言语甚为投机,隐隐然有情同手足之意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老年小说
本栏最新
本栏推荐
阅读排行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BCK